您的位置:4166.com > 电工电气 > 国产手机产业进入“后智能手机”时代 - 潮流家

国产手机产业进入“后智能手机”时代 - 潮流家

2019-11-10 09:00

电工电气网】讯

2017年,疲态下的智能手机市场遇到了全面屏,就像是找到了一剂救命药方,虽然苦口,但不妨一试,但进入2018年,面对挑剔的资本与市场,也许手机行业需要更有说服力的创新。 据工信部旗下的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下称“中国通信院”)发布的数据,2017年11月以后,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持续走低,甚至终止了国内智能手机连续八年的高增长趋势。其中,今年1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达到了3906.4万部,同比下降16.6%。2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为1812.2万部,同比下降38.7%,整体形势不太乐观。 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逐渐饱和是分析机构解释这场衰退使用最多的原因。而在Canalys研究分析师贾沫看来,今年市场的竞争将会比往年更为激烈。 “特别是在3000元,这个档次的竞争是逐步升级的,从最初的2000元升级上来的。华为、OPPO、vivo和小米的新品都会在这段时间集中发布,市场总量却又很难增长。随着线下市场的饱和,运营商补贴的减少,大家又开始关注线上市场,但是荣耀和小米又已经拿掉了大部分份额,直接带来的就是竞争比以往更加激烈。”贾沫对记者表示。 “后智能手机”时代 年初的国产手机市场显得有些冷清,同时,负面的情绪也还没有消散。 有金立内部员工向记者透露,爆出债务危机后的金立,一直在尝试进行融资活动。但官方目前还没有确实的消息。 虽然金立手机的融资消息还没有得到最后的确认,一些中小手机厂商却已经开始了资本上的“避寒”。大富科技3月18日晚间公告,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方式,购买重庆百立丰科技有限公司51%以上股权,后者是重庆本土最大的手机及智能终端研发制造企业。 “就大部分二线厂商而言,今年的提升出货量会相当困难,三线厂商必须牢牢攥紧自己的用户。”贾沫对记者表示,规模越大的厂商越游刃有余,而规模更小的厂商则必须选择性地去投入。“这一点也是我们认为它们的挑战更加严峻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对于规模比较大的手机厂商而言,今年的市场同样充满挑战。 OPPO相关负责人在一场产品预热会上表示,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已经进入“后智能手机时代”,呈现三大特征:一、T型格局已定。二、基于用户核心需求的技术创新趋缓,消费者换机动力不足。三、竞争全球化成为必然。 “后智能手机时代下,OPPO最大的对手是自己,这要求我们因时而变,敢于突破。2018年,OPPO将从四个维度开展循序渐进的突破,这当中充满挑战,但是我们充满信心。”OPPO副总裁吴强表示,这四个维度包括科技创新、品牌升级、市场布局和产品观。 争做“中国版苹果” 在不少手机大佬的言论中,智能手机销量下一波新增长点中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就是5G技术的商用,但在5G真正成熟前,更多技术细节的布局已经开始在国产手机厂商中展开。 “R15是OPPO在不断突破求变的道路上的一个新起点。”在19日的媒体沟通会上,OPPO产品经理王伟对记者表示,“我们认为,未来几年手机体验的发展是基于5G、AI、AR关键技术的突破和应用,为此我们也一直积极布局。OPPO将会是首批推出5G产品的手机品牌,也将不断基于AI技术提升手机使用体验。同时,我们将与战略合作伙伴商汤科技联合推出OPPOAR开发者平台,致力于推动AR在手机终端的应用和普及。” 而在2018CES现场的首次体验中,vivoX系列产品线经理韩伯啸也曾表示,希望借助长期研发投入打造新的“技术引擎”,以驱动手机的销量增长。 韩伯啸以X20Plus为例,表示其采用的是全球首个量产的屏幕指纹技术,来自Synaptics的ClearIDFS9500光学指纹传感器,为此vivo动用了上百名工程师与Synaptics、三星、高通等多方联合研发,几乎重新设计了机器的内部结构方案,仅测试使用样机就手工组装了上千部,而在旗舰新品vivoX21上,已经完成屏幕指纹量产转化。 贾沫对记者表示,在国内渠道成本高涨、市场饱和的情况下,厂商对技术力的夯实也是当下较好的市场打法,在重大技术和产业变革面前,技术革新是唯一最有效的驱动方式。

一边是因资金链紧张而在悬崖边跳舞的中小品牌手机厂商,一边是步步紧逼收割市场的手机头部企业,立夏后的五月对于大多数手机厂商来说过得并不“暖和”。

5月24日,荣耀手机在苏州的一家线下高级体验店举行荣耀10国内销量破百万庆典,这是这家手机厂商再次在一个月内实现旗舰单品销售量过百万台,速度刷新前代产品。而这一数字几乎是国内一些中小品牌手机厂商一个季度的销量。

根据赛诺的数据统计报告,从一季度排名第七的魅族开始,包括金立、小辣椒在内的智能手机Q1出货量都在百万级,而排名在第十名以外的厂商每个月的出货量不到40万。

对于中小品牌手机厂商来说,市场严冬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利用资本造血开始成为一种“自救”的方式。

同样是在24号,从金立方面传出了重组方案敲定的消息。据金立内部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目前重组方案涉及到很多层面,需要先回复深交所。”无独有偶,在23日晚间,大富科技也发布公告称拟通过支付现金方式购买百立丰51%股权,后者拥有多家手机品牌,其中lephone手机销量为467万部,占据国内手机市场1%份额,排名第9位。

但也有分析认为,利用资本造血对于中小品牌手机厂商是一种自救的方式,但也是另一场“赌博”的开始,在盈利压力下,将会面临更加艰难生存空间。

加速进入“二八分化”

国内手机出货量持续走低的趋势并没有“刹车”的迹象。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4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2018年4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3425.1万部,同比下降16.7%,2018年1到4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1.22亿部,同比下降23.7%。

“这里面除了智能手机需求减弱的问题外,还有二三线品牌在市场挤压下所暴露出的管理短板。”Canalys研究分析师贾沫对记者如是说。

可以看到,在多家数据分析机构公布的报告中,在第一季度,深陷资金链旋涡的金立在一季度降幅达到近三成;而在经历了连续三年裁员外,魅族的出货量在一季度也滑落较快;而经历了高层换血、新品延发、估值被砍、银行追债一系列问题后的酷派也几乎丧失了国内阵地。

贾沫对记者表示,手机头部企业竞争加剧,也将会让更多的中小品牌手机厂商生存变得更加困难。

本文由4166.com发布于电工电气,转载请注明出处:国产手机产业进入“后智能手机”时代 - 潮流家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