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4166.com > 五金工具 > 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ST抚钢年报难产 4166.c

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ST抚钢年报难产 4166.c

2019-11-06 07:19

因未能按时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以及2018年一季度报告,*ST抚钢继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纪律处分后,再收证监会拟处罚决定。

5月20日晚间,抚顺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抚钢”,600399)发布关于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公告。公告称,5月20日,ST抚钢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

1月18日,*ST抚钢及24名相关责任人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中国证监会拟决定对*ST抚钢及24名相关责任人给予警告处分,并处以相应的罚款。

《行政处罚决定书》内容如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对抚顺特钢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经查明,抚顺特钢存在以下违法事实:ST抚钢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及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

证监会拟罚123万元

2018年1月31日,ST抚钢发布《关于公司前期财务数据重大调整及停牌检查的公告》,称经公司自查发现,公司存在存货等实物资产不实问题,可能涉及公司以往年度财务数据重大调整。

据*ST抚钢披露的相关公告,证监会认定公司未按规定披露相关定期报告的行为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孙启等24名责任人未尽到勤勉尽责的义务,对*ST抚钢的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负有相应的责任,拟决定对*ST抚钢及孙启等24名责任人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相应的罚款。*ST抚钢及24名责任人合计被罚总金额123万元。

2018年4月28日,ST抚钢发布《关于无法在法定期限披露定期报告及公司股票继续停牌的公告》,称相关财务数额核实工作尚未结束,预计无法在2018年4月28日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和2018年一季度报告。

“事先告知是一个法定的程序,公司及相关责任人仍有申辩的权利,但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免予或减轻处罚的可能性并不大。”有业内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公司及相应责任人的违法违规行为比较清晰,在前期受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纪律处分时,部分受处分的责任人提出的申辩理由,以及持有的异议均被上海证券交易所驳回,未予采纳。估计此次最终的行政处罚结果与目前披露出来拟处罚决定不会有变化。”

截至2018年4月30日,ST抚钢仍未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和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2018年6月26日,ST抚钢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及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

《证券日报》留意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当时所做出的纪律处分决定认为,公司及相关责任人所提出的申辩理由均为自身存在的主观因素,而非不可预期的客观原因,不能作为未按期披露定期报告的正当理由,认为公司延迟披露定期报告长达2个月,且期间未采取任何有效措施督促并确保公司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定期报告,未能勤勉尽责,相关异议不成立。

《行政处罚决定书》指出,公司时任董事长孙启,时任总经理张晓军,时任董事、财务总监姜臣宝未履行勤勉尽责义务,应对公司未在规定期限内披露定期报告行为承担主要责任,是抚顺特钢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高炳岩、王朝义、董学东、魏守忠、张玉春、邵万军、伊成贵、刘彦文、武春友、张悦、赵明锐、单永利、王红刚、孔德生等作为抚顺特钢的时任董事、监事、董事会秘书,未履行勤勉尽责义务,是抚顺特钢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的其他直接责任人员。

前述业内人士告诉《证券日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相关规定,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未按照规定报送有关报告将被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三十万元以上六十万元以下的罚款;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三万元以上三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中国证监会做出以下行政处罚决定:

抚顺特钢此次未能按时披露报告,主要系公司前期财务数据存在着数额巨大的“差错”,公司称追溯调整工作量较大且追溯调整事项涉及年限较长,因而无法在规定期限内完成报告。从证监会的拟处罚决定来看,部分罚款是按法律规定的下限来执行的,应该是充分考量了实际的情况,并不算重。

一、对ST抚钢股份有限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尚不能作为投资者索赔依据

二、对孙启、张晓军、姜臣宝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罚款;

“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出来了,是不是可以进行索赔了?”*ST抚钢的相关公告刚挂出来,就有焦急的中小股东在网上询问。

三、对高炳岩、王朝义、董学东、魏守忠、张玉春、邵万军、伊成贵、刘彦文、武春友、张悦、赵明锐、王红刚、单永利、孔德生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万元罚款。

本文由4166.com发布于五金工具,转载请注明出处: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ST抚钢年报难产 4166.c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