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4166.com > 五金工具 > 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首钢子公司撕毁合同 贵

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首钢子公司撕毁合同 贵

2019-11-10 15:18

一起大型国企与民企的BOT合同案纠纷,在经历了两年多的审理后,终于等来了一审判决。

甲、乙双方达成鹅卵石买卖口头协议,由乙雇佣船舶将鹅卵石运送至甲方码头。乙按约运送该批鹅卵石至甲方码头后,甲乙双方再次口头商定付款时间,甲逾期不付款的,乙可解除合同。

但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曾经的六盘水当地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新三板上市民营企业——贵州安凯达股份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凯达股份”)却在判决到来之前因财报极为难看而被迫退市。

后甲未能按时付款。乙未在约定期收到货款,即在没有通知甲方的情况下,开走船舶,另行销售鹅卵石。甲不知乙已离开码头,于第二日支付了全部货款。此时,乙才告知甲已离开码头,鹅卵石也另销他人。

一审判决显示,首钢控股、贵州省国资委参股的贵州省大型国有企业首钢水城钢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水钢”)长期违反与安凯达股份之间BOT合同的主要义务,对于合同约定的违约金条款,法院没有适用,而对于合同解除后期间的损失,法院也判决水钢赔偿30%,安凯达股份自担70%。

后双方为货款返还发生纠纷,起诉至法院。

对于一审判决,安凯达股份方面认为,既然合同有约定违约金标准,为何法院不适用,另外自己并没有过错,为什么还要承担70%的损失?

很显然,甲方迟延付款构成违约,乙方依据双方约定享有合同解除权。但是,乙方在未通知甲方的情况下,直接开走船舶、将货物另销他人,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如不符合法律规定,乙方应承担什么责任?

安凯达股份面对的水钢是贵州省国资委参股的当地大型国企。一审历时两年三个多月,安凯达股份原本期待通过诉讼能尽快拿回水钢所欠货款及赔偿款,但终因诉讼迟迟未有结果,公司负债日重,到期贷款不能偿还,2018年6月被证监会摘牌。至此,六盘水市再无新三板上市公司。

一、无论是行使约定解除权或法定解除权,均需履行通知义务,否则合同未解除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的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

该条非常明确地规定了合同解除权人的通知义务。依据该条规定,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也就说,在甲未收到乙解除合同的通知前,双方之间的买卖合同并未解除,甲、乙仍应接受合同约束。

对于判决结果,双方均表示不服,提起上诉。

二、合同未解除的情况下,乙开走船舶、将货物另销他人构成违约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甲、乙约定,乙将货物运至码头。现乙在合同未解除的情况下,擅自开走船舶、将货物另销他人,明显违反约定,构成违约。

截止本报发稿时止,本报记者联系了水钢宣传部门,该部门工作人员表示对此事不知情,在记者要求联系有关知情部门负责人的要求后,记者未获回复。

三、乙方责任的承担

甲迟延付款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这毫无疑议。但乙开走船舶、将货物另销他人,也构成违约。此时,如何确定双方的违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条规定“当事人双方都违反合同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甲迟延付款的行为,并不导致合同目的无法实现。乙的违约行为,直接导致合同无法继续履行,合同目的无法实现。相较之下,乙违约行为造成的后果,远大于甲的违约行为。

BOT项目合作

四、其他

有人提出,即使甲已经付款,但依然构成违约,乙还是可以依据双方约定,行使合同解除权。笔者认为,甲第二天付款,虽已构成违约,却并不妨碍合同目的的实现。乙完全可以通过追究甲的违约责任,弥补自身损失。此时如果任由乙解除合同,无疑会扩大损失,从诚实信用的角度出发,应限制乙的合同解除权。

2010年12月,水钢为了满足其对活性石灰的大量需求,对外通过公开招投标方式,确定由六盘水安凯达耐火材料有限公司(安凯达股份的关联公司,以下简称“安凯达耐火”)承接其项目,采用建设、经营和转让的建设模式,双方签订了《水钢结构调整铁及铁前系统配套活性石灰项目——600吨/日活性石灰回转窑工程BOT合同协议书》(以下简称“BOT协议”),后经双方协商,合同乙方由安凯达耐火改为安凯达股份。

BOT合同约定:由乙方出资,在甲方即水钢厂区新建一座600吨/日活性石灰回转窑及配套设施,工程概算6165万元(后实际为8700多万元);工程建成后由乙方运营九年半,运营期内乙方每年向甲方提供不少于20万吨的活性石灰,活性石灰销售价为425.65元/吨(该价格在整个运营期内为固定不变价)。运营期满后该回转窑及配套设施以零价格转让给甲方。

BOT协议规定,乙方服从甲方生产组织的安排,同时甲方应不迟于前一个月的月末向乙方提供月度需求预测。简而言之,乙方根据甲方的订单要求进行生产。

BOT协议还约定整个营运期内,水钢应确保出售供应给安凯达股份的水、电、煤气等,在质量、数量上满足安凯达股份生产需要;付款方式为按月结算,其中现金付款不得低于20%;每年元月3日前双方进行上一年度总结算,如因水钢原因对活性石灰接收量小于20万吨,则按20万吨进行决算,由水钢补足差额;同时乙方供应量要求达到20万吨/年,每少供应1吨赔偿甲方1万元。

《水钢日报》报道显示,2011年11月17日,日产600吨活性石灰回转窑建设竣工顺利投产点火。

“根据双方都认可的利润值每吨活性石灰88.53元的利润计算,水钢必须向安凯达股份采购约100万吨活性石灰,而按合同约定的每年20万吨采购量计算,大概需要5年时间才能实现理论上收回成本,这其中还不包括购买配套矿山及基础设施等间接成本。”安凯达股份财务总监靳明灿称,“我们之所以单方提前投入巨资,是基于长期的合作和严格按合同履约的期待。”

国企毁约,BOT项目失败

BOT协议签订的半年前,即2010年6月份,国务院办公厅曾下达了“加快钢铁工业结构调整的意见”,同时国家税务总局下发文件取消钢铁出口退税,钢铁行业进入降产能阶段。

半年后,安凯达股份和水钢双方签定BOT协议。靳明灿说,与水钢签订BOT协议是在国家有关部门下达通知半年后。“水钢作为国有大型企业自然掌握政策,水钢能继续实施该项目,我们理解为该项目不会受政策影响。”

靳明灿介绍,BOT协议属于特许经营,所以安凯达股份才会投入近8000万元建造600吨/日活性石灰回转窑。甚至为了保障水钢的活性石灰供应量,“安凯达股份按照合同,另外投入11815.13万元购买配套矿山、修建道路及其他配套设备、设施”。

财务资料显示,水钢在安凯达股份将回转窑建成后开始营运供应活性石灰之始,就未能按合同量采购,此后逐年继续大大减少采购量,且长期大量拖欠货款。两家企业间的矛盾开始出现,并日益加深。

国务院办公厅的钢铁去产能政策成为水钢为自己辩护的理由之一。

本文由4166.com发布于五金工具,转载请注明出处: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首钢子公司撕毁合同 贵

关键词: